彩票开奖查询

  • <tr id='5ZqJsY'><strong id='5ZqJsY'></strong><small id='5ZqJsY'></small><button id='5ZqJsY'></button><li id='5ZqJsY'><noscript id='5ZqJsY'><big id='5ZqJsY'></big><dt id='5ZqJs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ZqJsY'><option id='5ZqJsY'><table id='5ZqJsY'><blockquote id='5ZqJsY'><tbody id='5ZqJs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5ZqJsY'></u><kbd id='5ZqJsY'><kbd id='5ZqJs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5ZqJsY'><strong id='5ZqJs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5ZqJs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5ZqJsY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5ZqJsY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5ZqJsY'><em id='5ZqJsY'></em><td id='5ZqJsY'><div id='5ZqJs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ZqJsY'><big id='5ZqJsY'><big id='5ZqJsY'></big><legend id='5ZqJs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5ZqJsY'><div id='5ZqJsY'><ins id='5ZqJs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5ZqJsY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5ZqJs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5ZqJsY'><q id='5ZqJsY'><noscript id='5ZqJsY'></noscript><dt id='5ZqJs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5ZqJsY'><i id='5ZqJsY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在駐澳門部隊,遇見騎摩托車的女兵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軍報記者微信公眾號作者:宋明亮 孫偉帥 方釗責任編輯:丁楊2019-12-17 09:17

                摩托車翻鬥一側的輪胎離開地面的瞬間,楊玲的心“從嗓子眼兒穩穩地落回了肚子裏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上千名觀眾爆發出極其熱烈的歡呼聲。在大家眼裏,這些身穿迷彩戴著墨鏡,騎著摩托車做著特技動作的女兵,簡直炫酷爆了!

                “漂亮!”耳機裏傳來場下指揮員的聲音。楊玲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,跟著隊伍繼續通場行進。翻鬥一側輪胎落地,一個輕微的反彈將楊玲的短發震起,歡呼聲隨著轟鳴的音樂鉆進楊玲的耳朵裏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是駐澳門部隊2018年軍營開放活動中的一幕。每年“五一”,駐澳門部隊都會在氹仔營區舉行軍營開放活動,很多市民為了一睹子弟兵風采,半夜就來排隊領票。

                女兵摩托車特技表演是軍營開放中一項重要的展示項目。英姿颯爽的女兵駕駛摩托車,風馳電掣而來,不斷變換隊形,並完成三角旋轉、對向行進、單手翹邊鬥行駛、行進間交換駕駛員、載人翹邊鬥行駛、穿越火障等一系列高難度動作。每一年,她們的出現總能引起現場一浪高過一浪的尖叫。

                歡呼的人群中,一位圓圓臉的女士顯得格外沈靜。不僅如此,每當女兵們做出高難度動作時,周圍的人歡呼聲越大,她的眉頭就皺得越緊。

                坐在她旁邊的另一位女士一邊鼓掌歡呼,一邊轉頭大聲問她:“姐,你不是說咱玲玲是通信兵嗎?這怎麽成了特種兵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圓圓臉的女士咬了咬嘴唇沒說話,眼神死死地盯著楊玲駕駛的摩托車。

                她,是楊玲的媽媽。這天早上,她特意和妹妹,也就是楊玲的小姨趕到澳門來參加駐澳門部隊軍營開放日活動。其實,最主要的,是能見到女兒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刻,看著場上楊玲駕駛著摩托車威風凜凜,她的心被緊緊地揪著。周圍觀眾的歡呼幾乎要淹沒震耳欲聾的音樂,她的心生疼生疼。

                從2016年當兵開始,楊玲一直告訴自己她是個話務兵,最主要的任務是在基站轉接電話。2017年,超強“臺風”天鴿正面襲擊澳門,她擔心得一宿沒睡著,但後來女兒及時“報平安”,還告訴家裏人他們幫助澳門市民抗災救援,那時她覺得自豪而驕傲。可怎麽一轉眼,“話務兵就成了特種兵”?一陣陣心疼淹沒了見到女兒的開心。

                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