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票开奖查询结果表

  • <tr id='CNhtpf'><strong id='CNhtpf'></strong><small id='CNhtpf'></small><button id='CNhtpf'></button><li id='CNhtpf'><noscript id='CNhtpf'><big id='CNhtpf'></big><dt id='CNhtp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Nhtpf'><option id='CNhtpf'><table id='CNhtpf'><blockquote id='CNhtpf'><tbody id='CNhtp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CNhtpf'></u><kbd id='CNhtpf'><kbd id='CNhtpf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CNhtpf'><strong id='CNhtp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CNhtpf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CNhtpf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CNhtpf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CNhtpf'><em id='CNhtpf'></em><td id='CNhtpf'><div id='CNhtp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Nhtpf'><big id='CNhtpf'><big id='CNhtpf'></big><legend id='CNhtp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CNhtpf'><div id='CNhtpf'><ins id='CNhtp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CNhtpf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Nhtpf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CNhtpf'><q id='CNhtpf'><noscript id='CNhtpf'></noscript><dt id='CNhtpf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CNhtpf'><i id='CNhtpf'></i>

                “那些青春洋溢的笑臉,我永遠記得”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陳典宏 宋邦穩 馮強責任編輯:丁楊2020-04-09 08:57

                “對我來說,他們是誰不重要,只要知道他們是烈士的家人和戰友就夠了”

                嚴芝雲家的客廳正中央,一幅數千人的大合影格外醒目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裏面唯一一位既不是老兵,也不是烈屬,更不是黨政軍領導的人!”嚴芝雲指著照片介紹。言語中滿是自豪,仿佛這張老兵和烈士家屬的千人大合影是一本至高無上的榮譽證書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張照片是2011年拍下的。那年,全國各地的老兵和烈士家人齊聚憑祥這方熱土,開展祭奠烈士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些天,協調陵園、聯系吃住,帶他們看邊關風景、品特色小吃……嚴芝雲跑前忙後的身影,感動了許許多多烈士家人和老兵。

                和墻上的大合影一樣,說起手機微信裏的聯系人,嚴芝雲也滿是成就感:1200多名好友裏,大多是老兵和烈屬,有的她都沒見過。但他們都知道,邊關有個“嚴二姐”,到了憑祥先找她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對我來說,他們是誰不重要,只要知道他們是烈士的家人和戰友就夠了。”嚴芝雲說,“他們的親人長眠在邊關,他們來了需要有個帶路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當年,嚴芝雲出嫁後,生活過得平靜而幸福:每天相夫教子,閑暇之余做點邊貿生意,一家人其樂融融。她說:“與那些犧牲的英烈相比,我很知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,只有親眼目睹戰爭的殘酷,見過流血犧牲,才會更加明白和平的可貴。

                當真正走近烈士、走到烈士家人中間,嚴芝雲真切感受到,烈士犧牲帶給親人的悲傷有多大;當凝視烈士的墓碑、享受眼前的和平時光,她才更深刻體悟到,烈士犧牲帶來的價值有多大。

                很多次夜入夢鄉,嚴芝雲都夢見當年那些青春洋溢的笑臉。這讓她萌發了“一定要為烈士做點什麽”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善待烈士的親人,就是對烈士最好的告慰。”嚴芝雲決定以另一種方式紀念英烈:當好烈士家屬和戰友的聯絡員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他們遠道而來,人生地不熟,我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,就讓我盡點地主之誼吧。”嚴芝雲說。

                1995年清明節前夕,陳許生等4名老兵從湖南不遠千裏前來邊境祭掃烈士。

                盡管憑祥不大,但4個人兜兜轉轉了兩天,卻沒能找到戰友的墓碑。站在曾經戰鬥過的熱土上,望著熟悉卻又陌生的“第二故鄉”,他們悵然若失。無奈之下,他們想到了“嚴二姐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接到陳許生打來的電話,嚴芝雲放下手頭的事,帶著他們去了分布在市裏不同地方的3個烈士陵園。

                從一個陵園到另一個陵園,從一塊墓碑到另一塊墓碑……終於找到犧牲戰友的墓碑時,4名老兵似乎少了一份憂傷,多了一份久別重逢的欣慰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老兵想見已故的戰友,烈士的家人又何嘗不想念久別的親人?不能寒了他們的心,讓生死兩隔的人們再留下遺憾。”從此,嚴芝雲的電話成了熱線電話,被烈士家人和老兵反復撥打。

                慢慢地,聯系的人越來越多,來的人越來越多,嚴芝雲忙得整天不著家。

                實在忙不過來,她就動員丈夫黃保強:“當年,他們年紀輕輕在這裏保衛邊境,有些人把命都留在這裏了,如今他們的家人和戰友千裏萬裏來祭奠,我們不能寒了他們的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嚴芝雲說得真切,說得動容。通情達理的丈夫,成為她背後的依靠。她忙著給老兵和烈屬聯絡祭掃,丈夫成為她的“專職司機”,盡心盡力支持她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次,幾名老兵到處尋找一位當年在貓耳洞裏幫他們洗衣服、做飯的肖阿姨。老兵們說,肖阿姨是他們的恩人,很想再見見她。嚴芝雲夫妻倆歷時3年,終於為老兵們找到了他們的恩人肖阿姨。

                2014年清明節,幾名南昌籍老兵來到憑祥,祭掃完犧牲戰友後對嚴芝雲說:“嚴二姐,我們想去老連隊看看,能幫我們找找老連隊在哪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那是他們退伍回鄉後第一次回到廣西邊防,可當年的老連隊已幾經改編移防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無論如何,也要圓老兵們這個心願!”嚴芝雲多方打聽,終於找到了他們的老連隊,然後帶著他們一起前往。

                走進闊別幾十年的老連隊,幾名年近花甲的老兵百感交集、老淚縱橫,嚴芝雲也跟著流下熱淚。

                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