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票排列三

  • <tr id='I7Tg3K'><strong id='I7Tg3K'></strong><small id='I7Tg3K'></small><button id='I7Tg3K'></button><li id='I7Tg3K'><noscript id='I7Tg3K'><big id='I7Tg3K'></big><dt id='I7Tg3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7Tg3K'><option id='I7Tg3K'><table id='I7Tg3K'><blockquote id='I7Tg3K'><tbody id='I7Tg3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I7Tg3K'></u><kbd id='I7Tg3K'><kbd id='I7Tg3K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I7Tg3K'><strong id='I7Tg3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I7Tg3K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I7Tg3K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I7Tg3K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I7Tg3K'><em id='I7Tg3K'></em><td id='I7Tg3K'><div id='I7Tg3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7Tg3K'><big id='I7Tg3K'><big id='I7Tg3K'></big><legend id='I7Tg3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I7Tg3K'><div id='I7Tg3K'><ins id='I7Tg3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I7Tg3K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I7Tg3K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I7Tg3K'><q id='I7Tg3K'><noscript id='I7Tg3K'></noscript><dt id='I7Tg3K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I7Tg3K'><i id='I7Tg3K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導彈新銳 勝戰先鋒

                ——走進火箭軍東風-17常規導彈方隊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新華社作者:張選傑 李兵峰 溫誌暉責任編輯:劉上靖2019-10-05 17:50

                直到10月1日正式接受檢閱,東風-17常規導彈才向外界揭開神秘面紗。

                甫一出場,這個導彈家族的新成員,就以冷峻的外表、獨特的造型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成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受閱裝備中的“明星”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首次公開亮相的東風-17常規導彈方隊,作為戰略打擊模塊的先鋒頭陣,引領著數個戰略導彈方陣一往無前。當先鋒、打頭陣,正如在火箭軍常規導彈部隊履行的使命任務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混合組成這個受閱方隊的兩支常規導彈勁旅,全部來自火箭軍某基地,他們是我國第一支地地常規導彈部隊。

                受閱的下士張櫻耀是這支部隊的一名普通瞄準號手。2年前,他從地方職業學院定向培養直招入伍,原本只是讓人生有過參軍的經歷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軍營,這支部隊的一段歷史改變了他的想法:上世紀90年代,部隊兩次在東海和南海海域圓滿完成發射訓練任務,一柄柄長劍劃出的彈道築起了一道道安全壁壘。

                從此,為國鑄劍亮劍就成為張櫻耀的不懈追求。他期待著在祖國需要的時候,能夠親手將導彈送上藍天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名下士的成長,也是這支導彈部隊發展的縮影。在波瀾壯闊的礪劍征途,這支部隊誕生出一個個“百發百中旅”,首創導彈集群發射先河等多個首次。

                前進,70名受閱導彈官兵昂首挺胸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在方陣的第一列,30歲的導彈發射號手張傑駕駛著基準導彈發射車隆隆向前。在他心裏,這次國慶閱兵就是一次練兵打仗,導彈發射占領陣地要求分秒必爭,接受檢閱同樣必須米秒不差。

                受閱的三級軍士長李富勇,軍齡和自己所在的導彈旅同齡。部隊組建之初,為了實現“沒有裝備能訓練、有了裝備能打仗”的目標,大家把紙箱畫成操作面板,麻繩當作連接電纜,每天這樣練習導彈操作,最後將一枚枚長劍送上藍天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些年,李富勇伴隨著心愛的導彈,在全國的版圖裏留下了一串串軌跡:從南國密林到西北戈壁、從東南沿海到白山黑水,部隊越來越忙,外出訓練時間越來越長;從指定發射到隨機抽點、從整營發射到整旅齊射,部隊備戰任務越來越重,發射頻率越來越密。

                翻開一名名受閱官兵的履歷,他們都是來自備戰打仗一線,有的直接從發射場上的閱兵場。10名受閱的高級士官均是來自核心操作崗位、親自指揮或發射過導彈,乘載員絕大多數來自所屬部隊的主戰分隊。

                前進,一輛輛受閱的新型導彈戰車威武莊嚴——

                “新型導彈發射車無論從外形還是性能,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”說起常規導彈的發展變遷,一級軍士長譚永文侃侃而談,“但我們擔負的使命責任沒有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20年前,他伴隨著我國第一代常規導彈發射車,參加了國慶50周年閱兵,“按打仗的標準閱兵,把閱兵當成打仗”這句話深深烙在了這名老兵的心裏。

                前進,已經成為這個導彈方隊受閱官兵保持的一種姿勢——從打仗的隊伍走來,以勝戰的姿態參閱。受閱之後,他們又將奔赴一個個訓練場、發射場。

                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